首頁 > 文化旅游 > 民俗文化 > 正文

        陳慶福:守護非遺文化 傳承土家文明

        “‘打鎦子’又稱‘打行李’‘拍鬧臺’,多服務于婚喪嫁娶、修房造屋等民間活動,在我們這個地方是一種十分重要的民間活動儀式,有‘不吹打就不出嫁’的說法……”

        近日,筆者走進沿河土家族自治縣洪渡鎮洞子溪村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——土家族“打鎦子”省級代表性傳承人陳慶福的家中,聽他講述與非遺的故事。

        “打鎦子”傳說起源于商朝末年,是沿河廣大群眾喜聞樂見的一種民間傳統吹打藝術,如今以洪渡鎮發展為盛。“打鎦子”的樂器主要有半邊鼓、鈸、大鑼、馬鑼、勾鑼、大小嗩吶等,表演的人數一般有6到8人,根據曲牌含義需要可增減樂器數量,曲牌種類120多種。它的歷史悠久,曲牌繁多,藝術精湛,表現力豐富,演奏者講究“心合手合口合”,是土家人民最獨特的一種藝術表現形式。

        陳慶福說在洪渡鎮農村不管是婚喪嫁娶,還是修房造屋,都有吹嗩吶表示祝賀或哀悼的習俗,他的爺爺、父親都是吹嗩吶的民間藝人,而且在周邊特別有名,每年只要進入冬季,常常忙得十天半月不得歸家。

        在祖輩的耳濡目染中,陳慶福對于民間樂器樂曲十分著迷,很多樂器樂曲他只要看幾遍聽幾遍就能記住,并會演奏,村里人都說他很有天分。

       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陳慶福的爺爺和父親為了豐富演奏內容,于是請人到家里教“打鎦子”,并把嗩吶也融入到“打鎦子”中。當時還在讀一年級的陳慶福觀察幾遍后就學會了,并且比父親、爺爺打得還要圓潤動聽,為此只要沒有功課,陳慶福就與父親一道參與演奏,算是正式“出道”。

        “很多人都問我師傅是誰,確切地說我也不知道師傅是誰,很多樂器樂曲都是自己看幾遍、聽幾遍就學會了,并沒有正式拜師學藝。”陳慶福說。

        樂器的融合讓洪渡“打鎦子”煥發出全新活力,很快就從洞子溪村傳遍洪渡全鎮和周邊鄉鎮及遵義務川和重慶彭水、酉陽等比鄰地帶,陳慶福所在的“打鎦子”團隊也成為有名的“陳家班”。

        “每年都特別忙,特別是進入十冬臘月,人家常常是排著隊請我們。”陳慶福說,“打鎦子”與花燈、陽戲等以舞臺表演為表現形式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不同,它的實用性更加突出,是土家族婚喪嫁娶中必不可少的儀式環節,所以約請的人很多。

        陳慶福說由于“打鎦子”要耽擱農時,一般都有酬勞,他自從學會這項技藝后,有人請就去“打鎦子”,沒人請就在家里干農活,養家基本不成問題,他這一輩子就沒有出去打過工。

        由于“打鎦子”能夠帶來一定的收益,找陳慶福教“打鎦子”的人特別多,陳慶福已經教了20多批,陳慶福的許多徒弟也在招收徒弟,陳慶福保守估計,目前在洪渡鎮有500多人從事“打鎦子”,“打鎦子”在陳慶福的堅守與弘揚中正在發展成一項新的民間文化產業,并煥發出強大的生機活力。

        “土家族‘打溜子’是土家族最古老的、最珍貴的、最樸實的藝術瑰寶,也是我們土家族最獨特的藝術之花。它不僅能為社會學、民族學提供一些不可忽略的重要材料,也能為社會旋律音色的研究提供一些原生態的文化標本,所以被國家藝術團體介紹到美國、德國、俄羅斯、波蘭等國家,引起強烈的反響。”陳慶福說。

        作者:楊再成 編輯:滕娟
        国产精品久久久久国产三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