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新聞中心 > 銅仁要聞 > 正文

        【深度】絕地突圍

        wm_58903822650163109_9c1b4945-44d6-4982-ac0b-5f355c4195fe.webp

        盛夏七月,從德江縣城出發,汽車在山間公路上疾馳,沿途溝壑縱橫,崇山峻嶺間翠綠蔥蘢,到處生機盎然。山風吹來,清涼拂面,伴隨陣陣野花芬芳,夏日的德江,讓人心曠神怡。

        穿越大山 探訪德江“三最村”

        行駛60多公里,到達德江縣泉口鎮,到筆者采訪的大元村還有30公里。

        過泉口鎮,車輛繼續往前行駛10多公里,到了麻陽河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猴子巖路段,由于途中公路堡坎塌陷正在維修,大元村駐村第一書記孟祥龍已趕到施工地等候,接筆者進村。

        初次見面,孟祥龍身上看不出機關干部的樣子,曬黑的皮膚和沾滿泥巴的鞋子,看上去更像本地村民。細問才知道他駐村快3年了,為了接我們,他剛剛從村里的天麻基地趕過來,褲腿上掛滿了泥巴。

        孟祥龍一邊打招呼,一邊打趣地說:“歡迎老師們來到德江‘三最村’大元!”接著就介紹大元被稱為“三最村”的緣由。

        最遠:大元村地處銅仁市德江縣、沿河土家族自治縣和遵義市務川仡佬族苗族自治縣三縣交界,村委會距泉口鎮政府28公里,距德江縣城81公里,是德江縣最偏遠的村。

        最高:大元村海拔最高處1523.46米,平均海拔1200米,是德江平均海拔最高的村,每年11月就進入冬季模式,常年霧氣籠罩,有時連續一個多月不見陽光,每年都有3—4個月的凝凍期。

        最窮:全村轄7個村民組,2014年全村總人口245戶944人,建檔立卡貧困人口114戶535人,貧困發生率56.67%,2019年貧困發生率41.53%,曾經是銅仁市貧困發生率最高的村。

        一邊聽著孟祥龍介紹村里的情況,一邊開車前行,沿途大約15公里深山區沒有一戶人家。孟祥龍說,這就是當地人稱的“無人區”。

        走進“無人區”,山路曲折,全是又急又陡的彎道,車輛連彎帶拐在山間攀行,到達海拔1300多米的群山之上,地勢開始開闊起來,大元村村委會辦公樓聳立在山丘上,五星紅旗在辦公樓上空迎風飄揚,獵獵作響。

        盡管夏日炎炎,大元村卻清風送爽,就算是最熱的季節,村里的氣溫也只有20多度,素有德江“小西藏”之稱。

        一條寬闊整潔的鄉村公路從村委會門前向前延伸,村支書張玉洪介紹,這條公路是2019年4月通車的,以前從鎮里到大元村,走的都是毛石路。

        有一年冬天天氣凝凍,大元村一名駐村干部在走訪群眾時不小心摔倒,后腦勺著地昏迷不醒,傷勢危重,急需送醫院搶救。

        當時路上已凝凍起厚厚的冰層,車輛無法通行,人走在上面站立不穩,村干部就找全村群眾幫忙,用汽車輪胎加上木板,做了一個簡易的“拖架”,把受傷干部放在上面,拖著下山去趕車,十多人圍在病人身邊,一步一步艱難向前滑行,滑了十多公里。

        寒風像刀子一樣割在臉上,遇到陡坡路段,為了阻止輪胎和木板向山下溜滑,干部們就用身體去阻擋,不斷跌倒又不斷站起來,在大山中上演一場驚心動魄的生死接力。

        很難想象,2019年以前,作為世代在大元村土生土長的村民,走在這條漫長而艱辛的山路上是怎樣的心情,烈日、雷雨、濃霧、大雪、凝凍,爬不完、走不完,日復一日、年復一年。

        深居大山 村民期盼修通“出山路”

        站在村委會辦公樓上,放眼望去群山廣闊無垠。沿著通村路往下走,不到幾公里就到了和尚巖村民組,再下去就是馬耳河大峽谷。“山尖頂著天,山腳在深淵,兩山可對話,走路要一天。”當地老百姓流傳的順口溜,描繪出大元村所處地勢的真實困境。

        “村里最早修路是在1996年,當時為了發展烤煙,每家出一個勞動力參與修路……”張玉洪開始回憶,“那時候修路太苦了,用鏨子鑿石頭,一天下來手上全是大大小小的血泡,運送砂石全靠肩挑背扛。”

        一條毛路只從村寨通到烤煙地里,卻沒有通往山外,小山村依然被絕壁和深谷阻隔,村民步行進出山,要一整天,大量的時間都耗在路途上,公路不通嚴重阻礙著生產生活物資的進出。

        出山難,是大元村世世代代刻骨銘心的記憶。張玉洪搖頭感嘆:“群眾去泉口鎮辦事,先要下到馬耳河谷底,再沿著馬耳河峽谷小路往上爬,上到巖門口才能去泉口,最惱火的是到鎮上交公余糧和賣烤煙,挑著東西不知要歇多少次才能到達,往返要七八個小時,如果遇到山洪暴發,困在深山河谷就麻煩了。”

        “2015年修戰字巖通組路,車在黃泥坡組陷入稀泥中開不出去,拉水泥的司機來一次就不來了。”張玉洪說,為了把路修通,方便村民出行,只能重新“騙”另外的司機送水泥來。

        又熬了三年,2018年大元村炮聲隆隆,挖機轟鳴,寂靜的山村開始沸騰。一條8.4公里的世行貸款通村水泥公路動工建設,村民世代期盼的“公路夢”即將實現。

        “修通公路是大元村脫貧的關鍵。”孟祥龍說,歷任駐村工作隊和村兩委都把修路當成“頭等大事”,2019年搶抓決戰脫貧攻堅機遇,通村通組路全部貫通,徹底解決了千百年來都沒有解決的“出行難”問題。

        走進大山 東北小伙請戰決戰深貧

        由于貧困程度深,脫貧任務艱巨,決戰脫貧攻堅期間,市、縣聯系領導無數次深入大元調研,踏遍山山水水,指導決戰決勝深度貧困。

        2019年,作為銅仁市貧困發生率最高的村,大元村需要增派駐村干部,還在市委辦跟班學習的孟祥龍,得知辦公室要派干部駐村就主動交了申請。

        “我是黨員,我以前駐過村,我申請到最窮的村,并保證做好駐村扶貧工作!”孟祥龍在辦公室毅然決然地表態,卻沒有第一時間告訴妻子。因為他怕新婚不久的妻子擔心、埋怨、不支持,直到辦公室下文了,要走的前一天晚上,他才以一句謊言“辦公室統一安排的”告訴妻子。

        “我猜一定是你主動想去,不是第一天了解你,工作上的事你總是只通知不商量。”最開始妻子很不理解。孟祥龍對妻子說:“我們都是黨員,都是從農村出來的,去的是全市最窮的村,能參與其中幫助群眾脫貧是我們最應該做的事!”通過做工作,同是黨員的妻子最終同意了孟祥龍的決定。

        在去大元村的路上,妻子發來短信:“我只希望你去以后注意安全,平安回來就行!”看到信息,孟祥龍眼睛控制不住濕潤了,看著窗外不斷后移的風景,心里只有感動和決心……

        進村那天,下著瓢潑大雨,到大元村的一段公路出現滑坡,無法通行,泉口鎮政府派人把孟祥龍送到滑坡點一側,大元村脫貧攻堅隊隊長開車到另一側接他。

        到達村里,看著空曠的山頭矗立著村委會辦公樓,五星紅旗飄揚在雨后湛藍的天空,攻堅隊長開玩笑說:“這里是德江的‘西藏’,你看這辦公樓像不像邊關哨所?”挑戰和堅信同時涌上心頭,孟祥龍心里默默地想,一定要和大家干出個樣子來!

        安頓好住宿,就接到鎮里的電話,當天晚上要報脫貧攻堅資料,要求駐村干部到鎮里加班填報。他們幾個隊員又不顧路途危險,再次以一邊送、另一邊接的方式度過滑坡地方,去鎮里加班,一直工作到凌晨5點才結束。

        長期的閉塞,大元村部分村民思想比較落后,面對“三最”之難,歷任駐村隊員都沒有退縮,秉著“越是艱險越向前”的精神,全力推進脫貧攻堅各項工作。

        村里的基礎設施建設困難重重,離德江縣城遠、施工隊伍難找、施工經費短缺等總在阻擋著脫貧攻堅的順利推進,攻堅隊員和村兩委干部團結一心,先易后難,逐個攻克。

        張玉洪說,由于大元與城鎮太遠,加之經費不足,不好弄材料,就由村兩委干部出面找熟人、托關系到附近的務川縣賒材料;施工隊伍難找,就動員本地在外務工的師傅回來支援家鄉建設,同時工作隊員也一同上陣,解決勞動力短缺問題,施工高峰期,經常會看到隊員們白天和群眾一起施工,晚上伏案準備材料的辛苦場面。

        孟祥龍回憶,前幾年決戰脫貧攻堅期間,大元村攻堅隊員除了最特殊情況,幾乎沒有請過假,都自始至終堅守在崗位和陣地,全身心投入一線工作。

        攻堅隊長張健慧、第一書記冉勇華、下派支書何承海由于長時間沒有回家,都有小孩和自己認生的感覺;攻堅隊副隊長楊銀桂,父親在主動拆除家中廢棄圈舍時受傷,他仍然堅守在工作第一線,只是利用晚上安排好工作后回去看父親,第二天一大早又趕回村里。

        攻堅隊員梁昔洪在村里堅守4年,隊員文輝強在妹妹患癌癥后,只有在妹妹在世的最后幾天才回去看看,辦完妹妹的后事,又匆忙趕回村里;隊員田太桂在父親生病到去世,也是忙于脫貧攻堅無暇照顧,沒有多陪陪老人成了心里的遺憾。

        隊員先全軍每天都在吃藥堅持工作。村支書張玉洪在兒子出車禍后,也是第一天安排好住院后就匆匆趕回村里,投入到基礎設施建設補短板中,原村委會副主任田仁常在手術后立即從貴陽趕回來,投入到產業發展中。

        隊員楊正濤、王蕓、孟祥龍在村里實施“五改一化一維”資金短缺時,主動墊資9萬元。隊員周前芝經常加班加點修改完善資料,通宵加班成常態,隊員鄒洪宇、田小毛默默地擔任著駕駛員的職責。

        脫貧攻堅中,大元村搶抓工期,完成老舊房屋透風漏雨治理51戶,完成房前屋后和庭院硬化59戶4329平方米;改廁64座、改廚62戶、改圈12戶、改水23戶、改電20戶,新建垃圾池11個,有效解決了村里基礎設施差的難題。

        2019年德江縣全縣出列,大元村也隨著撕掉了“全市貧困發生率最高”的歷史標簽。

        2020年,為了記錄德江縣決戰脫貧攻堅的戰績,德江縣委宣傳部以大元村脫貧攻堅故事為原型,創作攝制了電影《攻堅隊長》,生動講述了在黨的領導下,大元村攻堅隊盡銳出戰,攻堅克難,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的生動實踐,充分展示了德江干部群眾實干拔窮根、敢教日月換新天的使命擔當。

        堅守大山 再次請愿參與鄉村振興

        脫貧攻堅結束后,時間到了2021年2月,12日這天正是農歷正月初一,孟祥龍的女兒出生,如何給女兒取名字,通過反復思考,最后取名“孟令元”。

        “這既是寄托女兒一元復始、萬象更新的美好寓意,也是紀念我在大元村難忘歲月中收到最美好的‘禮物’。”講起女兒,孟祥龍滿臉幸福,也是滿懷愧疚。

        女兒出生沒多久,轉眼到了5月,根據要求,他可以不再駐村了??伤忠淮巫銎拮拥墓ぷ?,克服剛出生女兒需要照顧的困難,再次主動向組織申請,要求繼續駐村。

        德江縣委組織部的領導考慮到他從村里往返銅仁路程太遠不方便,就把他安排到距縣城較近的村。孟祥龍知道后主動向縣委組織部報告,申請繼續駐大元村。

        “現在村里的產業剛起步,我對村情熟悉,我要爭取再駐兩年,等產業走上正軌后再走。也許對家人是個虧欠,但是鄉村振興任重道遠,總得有人付出,我愿同大元村的干部群眾并肩前行,努力讓‘三最’村變成‘三大’村。”孟祥龍堅定地說。

        孟祥龍所說的“三大”,是他結合大元村的實際和村兩委干部共同提出的“戰略目標”,即:大元村大有希望、大有可為、要大干一場。并寫在村委會辦公樓最醒目的位置,時刻提示著自己。

        但是產業發展如何推進,是擺在孟祥龍面前實實在在的難題。為此,他和村兩委走遍了全村每一塊土地,在充分征求群眾意見基礎上,結合大元村山多山大山高的實際,決定坐山靠山做好“山文章”,提出了“十百千萬”產業發展思路。

        “我們大元村的‘十百千萬’工程,是結合我們村土地寬、山林廣、野生五倍子多、群眾習慣養牛養蜂等提出的戰略思路。”孟祥龍說,“十”就是完成10件民生實事、發展培養10名以上致富帶頭人;“百”是大力推進500頭肉?;亟ㄔO;“千”是發展1000畝以上五倍子和1000桶生態蜜蜂;“萬”是發展10000平方米以上優質天麻產業。

        “種草為牛羊,藥倍蜜蜂忙。”談到產業發展,孟祥龍就有講不完的話題……通過努力,“十百千萬”工程目前已初見成效。

        村支書助理田仁強介紹,在確定民生10件實事后,經駐村隊員和村兩委共同努力,解決了修建毛香坡組通組路和黃泥坡組信號基站等多年的“老大難”問題,群眾滿意度顯著提升。

        在培養致富帶頭人方面,通過邀請國家林科院、省林科院、省農科院專家到村指導和組織群眾外出培訓等方式,培養致富帶頭人12名。全村現存欄肉牛300余頭,有800余畝五倍子和320平方米的倍蚜蟲基地、1000余桶蜂蜜、商品天麻和種天麻1萬余平方米。

        目前的大元,產業穩步推進,鄉村振興夢想越來越接近現實。

        回到大山 外出村民紛紛返鄉助力

        “如果不解決人才問題,大元的發展還是很困難,要多動員村里的致富帶頭人返鄉創業,發展要靠大家,只有大家一起聚力發力,大元的明天才會更有希望。”這是孟祥龍和駐村工作隊經常念叨的一句話。

        “孟書記經常和我在微信上交流村里的產業發展情況,多次動員我回村創業,通過一番思考,我第一個站出來支持他的號召,回來參與村里的工作。”大元村第一個大學生鄒杰在孟祥龍的反復動員下,辭掉了在外面的高薪工作,回鄉選上村委會副主任,全身心投入家鄉的建設和發展。

        “2017年我開始外出打工,中途也回來做過肉牛養殖,沒找到多少錢,現在回來養了270桶蜜蜂。養蜂不需要專用場地,田間地頭、懸崖巖腳都可養殖,投資少、見效快,可連年收益。”大元村支部委員、村監委主任田雙蛟說,村里公路修通了,看到孟書記一個外地干部都在為大元的發展而堅持堅守,大家都愿意回來為家鄉發展出一份力。

        綠水青山釀就了大元增收致富的幸福“蜜”碼。“回家既能照顧小孩,又能發展蜜蜂產業,去年產了500多公斤,收入13萬元。”田雙蛟說,在他的帶動下,村里外出務工青年鄒波也回來創業了,現在養有100多桶蜜蜂,去年也產蜂蜜500多公斤。

        鄒波告訴筆者,今年2月以來,共銷售蜜蜂20箱,收入2萬余元。銷售蜂蜜30余公斤,收入1萬多元。

        大元村雖偏居一隅,但隨著生產生活條件的不斷改善,資源優勢得到凸顯,各類產業蓬勃興起,村民的生活也越來越有了盼頭。

        “把發展林下經濟作為縱深推進農村產業革命的重要突破口,大力發展林下種植、林下養殖、林產品采集加工和森林景觀利用等為主的林特產業。”泉口鎮黨委委員、副鎮長李松江說,大元村結合野生五倍子多、群眾養蜂多的實際,提出“五倍子+蜜蜂+天麻”的林下經濟發展思路,走在了全鎮的前列。

        “孟書記組織我們先后到遵義市綏陽縣、匯川區考察后,更加堅定了我們發展五倍子產業的信心,目前我發展了200畝,去年實驗掛袋倍蚜蟲,今年都結出五倍子,已初見效益。”村民田仁常說。

        大元生態優美,土地廣闊,氣候宜人,與泉口鎮著名生態景點“萬畝草場”一河之隔,是天然的放養牧場。

        “村里基本上每家每戶都養有牛,我2017年開始發展肉牛養殖,現在養了42頭,下步準備再擴大養殖規模。”村民田云川曾經當過民辦老師,也“殺過廣”,現在又回到村里創業,通過養牛成了小有名氣的“老板”,靠勤勞走上了致富路。

        53歲的田仁堅,在家排行第三,當年在務川縣務工,一場礦難使他落下終身殘疾,由于腿行走不方便,大家笑稱他“拐三哥”。

        經歷人生坎坷的“拐三哥”,就像他名字一樣“身殘志堅”,靠智慧和勤勞成了大元村的致富典型。不服輸的田仁堅借助養?;鹳J款辦起合作社,養牛、養豬、辦酒廠,現在還做起了天麻產業,產業越做越大,致富路子越走越寬,成了村里有名的致富帶頭人。

        “只要有志氣,就一定能過上好日子。”田仁堅說,新時代帶來新機遇,感謝黨的好政策,讓他走上了致富路,過上了幸福生活,下步將繼續壯大產業,帶領更多村民增收,這么多年黨和政府關懷不少,現在致富了也要好好回饋社會。

        “大元是泉口最偏遠的村,通過去年換屆,換出了新氣象,換出了新精神,目前村兩委干部干事創業激情非常高。”泉口鎮黨委副書記盧仁壽說,近兩年來大元村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立足優勢大力發展林下經濟和肉牛養殖,為全面推進鄉村振興打下了堅實基礎。

        開發大山 期盼外力投資生態旅游

        如今,走進大元,放眼山川,一幅生態美、產業興、百姓富的壯美高原畫卷,正在馬耳河畔漸次鋪開。

        山巒疊翠,江水依依。大元青山如畫,夏無酷暑,涼爽的高原氣候,錯落的村民院落,生態的農家菜肴,質樸的鄉土氣息,是休閑避暑和觀光體驗的好去處。

        “我們要搶抓新發展機遇,大力發展數字經濟,利用抖音,借助媒體,大力推介大元的自然風光、生態資源和特色文化,引進企業和資本開發旅游產業,把資源優勢轉化為發展優勢,促進大元鄉村全面振興。”孟祥龍說,將以推進鄉村振興為契機,規劃形成布局優化、類型豐富、特色鮮明的產業發展格局,讓休閑農業、生態觀光和鄉村旅游成為大元拓展農業、繁榮農村、富裕農民的新興支柱產業。

        絕地求生,開發開源,今日大元萬象更新。

        作者:文波 陳智華 編輯:滕娟
        国产精品久久久久国产三级